诗经中的爱情诗 诗经中的爱情诗及赏析

2021/3/19 11:44:51 阅读 19 次 评论 0 条

一:情愫初生,寤寐思服

爱情在萌芽之时,最为神秘,最让人难以捉摸。《周南·关雎》便将爱情萌生之态描写的惟妙惟肖:”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。”全诗共五章,每章四句。将男子追求的过程阐释地淋漓尽致:初见之时倾心于淑女的容貌,怦然心动难以忘怀;继而求之不得,焦虑之感使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,”寐始觉而辗转反侧,则身犹在床”(林义光《诗经通解》)。全诗以重章叠唱的结构形式,先写景起兴,以为寄托。以雎鸠和鸣兴男女好合,以荇菜”流之””采之””芼之”想象淑女从难求到得之”友之””乐之”。一唱三叹,寄情深远,将求偶之切跃然纸上。又有《郑风·出其东门》”出其东门,有女如云;虽则如云,匪我思存;缟衣綦巾,聊乐我员。”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饮。用情之执著专一,可见一斑。

二:款曲相通,深挚缠绵

爱情最完美的结果便是两情相悦,相思相爱。周初之时,礼教初设,古风犹存,恋爱之风相对自由。青年男女在彼此求偶之时,也流传出无数千古佳话。如《郑风·野有蔓草》”野有蔓草,零露漙兮。有美一人,清扬婉兮。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。野有蔓草,零露瀼瀼。有美一人,婉如清扬。邂逅相遇,与子偕臧。”诗人触物起兴,生趣盎然的景色与喜悦之情交相辉映。蔓草连片,露珠闪耀,此等良辰美景之下巧遇良人,绰约风姿使男子一见倾心,期盼与之喜结连理。这首诗不仅将两情之好娓娓道尽,少女之情秀妩媚更是为人称道。

正所谓爱情始于颜值,在《诗经》的爱情诗中不乏对女子容颜的刻画。《卫风·硕人》中”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,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,螓首蛾眉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”从形态的细致工描到神态的动态之美,使古典女子的曼妙多姿,尽收眼底。姚际恒《诗经通论》:”千古颂美人者,无出其右,是为绝唱。”《硕人》传唱于后世,不绝于耳,亦造就了白居易之”回眸一笑百媚生”,同时,美人意象也赋予了《诗经》另一大魅力。

有情人终成眷属、琴瑟和鸣的婚后生活的叙写也为人称道。虽不及情诗之情缠绵,但也有如石上清泉般滋润着人们的心田。《郑风·女曰鸡鸣》”琴瑟在御,莫不静好”,仅此两句便渲染了一副和睦相处、诚笃深情的脉脉含情图。此等温情缱绻,不禁使众多读者心中充满着对爱情与婚姻的希冀与憧憬。

三:求偶不得,肝肠寸断

爱情这神秘的药剂总使人飘忽不定,心悦之人的一颦一蹙总能牵动人们的心绪。爱而得之,便欢喜若狂。爱而不得,便心如刀绞,惆怅失意。”南有乔木,不可休思。汉有游女,不可求思。汉之广矣,不可游思。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。”南山乔木不可乘凉,汉江滔滔不可渡水,姑娘可见不可追求。可观而不可及的无限惆怅之情,甚是浓烈。同样在《秦风·蒹葭》中,以赋法写深秋时节的萧瑟冷落景象,多情人望着芦苇霜花的景象临水怀人,苦苦求索着那可望而不可及的意中人。这类诗歌,无一”情”字,却能以景衬情,达到曲婉动人的抒情效果。

四:热情大胆的女性形象

自古以来,女子便被铐上三纲五常的沉重枷锁,三从四德,唯听天命,自己的命运如一叶孤舟随风飘零。尤其在爱情婚姻方面,她们只能抑制自己的本心,听从媒妁之言、父母之命。而《诗经》却一反常态,中众多女子却热情似火、大胆活泼,她们犹如向阳花般欣欣向荣,洋溢着自然的天性。《召南·摽有梅》是一首委婉而大胆的求爱诗,女子以梅花自喻,三章重章复唱而步步紧逼,急迫地唱出了自己怜惜青春、期盼良人早日出现的心情。”摽有梅,其实七兮。求我庶士,迨其吉兮。摽有梅,其实三兮。求我庶士,迨其今兮。摽有梅,顷筐塈之。求我庶士,迨其谓之。”《罗丹艺术论》中提到:”真正的青春,周身充满着新鲜血液、体态轻盈而不可侵犯的青春,也只有几个月而已”,女子的青春如梅花的花期般,绽放之时绚烂夺目,而青春易逝终会枯萎,颜老色衰之时更难觅得佳婿。又有敢于为爱抗争,冲破一切束缚的大胆女性。

《鄘风·柏舟》中的女子婚姻自主遭家人干涉后,满腔怨恨,誓为爱情与父母抗争到底。”髧彼两髦,实维我仪。之死矢靡它,母也天只!不谅人只!”在这首诗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先秦时期的婚姻制度,原始婚俗亦有保存,人们有一定的婚姻自由;但礼教也对婚姻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干涉,取妻如之何?必告父母”、”取妻如之何?非媒不得”(《齐风·南山》)因此,女子觅得良人却遭父母反对,才敢于反抗压迫,追求自由。

更多经典美文推荐:
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诗经中的爱情诗 诗经中的爱情诗及赏析 | 吾爱美文网
分类:美文欣赏 标签: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