岂在朝朝暮暮全诗 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全诗

2020/7/13 17:34:00 阅读 24 次 评论 0 条

牛郎织女的故事传诵千年,吟咏七夕的诗词数不胜数,《古诗十九首》中的《迢迢牵牛星》,唐代李商隐的《辛末七夕》、晏几道的《蝶恋花·喜鹊桥成催凤驾》都是其中的名作。

但是,最经典、流传最广的当属北宋词人秦观的《鹊桥仙》,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”已经成为千古传诵的名句。

那么,凭什么秦观的《鹊桥仙》能成为最好的七夕词呢?

《鹊桥仙》

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

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

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

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

读这首词之前,我们先来了解下七夕的故事。《牛郎织女》的故事是我国四大民间传说。

相传古代天帝有一个孙女,心灵手巧,擅长织布,长年织造云锦,每天任劳任怨,忙得连梳妆打扮的时间都没有。

天帝可怜她一个人生活孤独,于是把她嫁给天河西边的牵牛郎。可织女嫁人后,就荒废了纺织的工作。

天帝非常生气,他责令织女回到天河的东边,只许他们每年七月七日见一次面。

于是,每年的七月七日,牛郎织女役使喜鹊给他们搭桥相会。

牛郎织女的故事传诵了千年,文人墨客也吟咏了千年。

《古诗十九首》中的《迢迢牵牛星》是最早写牛郎织女的五言诗,约作于东汉年间,诗云:

迢迢牵牛星,皎皎河汉女,

纤纤擢素手,札札弄机杼。

终日不成章,涕泣零如雨。

河汉清且浅,相去复几许,

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

诗写牛郎织女的离别之苦。“终日不成章,泣涕零如雨”道出织女的现状,她虽然每天都在织布,可是却织不成匹,因为她的心里太过悲伤。

牵牛星和织女星相隔并不远,只隔着一条天河,两人却也只能默默相视而不能言语。从“泪如雨”到“不得语”,两人分离的悲伤让人动容。

从此,写七夕的诗文,多伤离别,感慨欢情太短,如欧阳修的“别恨长长欢计短,疏钟促漏真堪怨”,晏几道的“路隔银河犹可借,世间离恨何年罢”……

诗人们感慨牛郎织女的苦别离恨,继而感慨人间男女的爱恨别离,每每读起这类诗文,都充满了悲伤的情绪,直到秦观《鹊桥仙》的横空出世。

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

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

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

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

全词用情深挚,立意高远,语言优美,议论自由流畅,通俗易懂,却又显得婉约蕴藉,余味无穷。而词牌《鹊桥仙》更是暗合牛郎织女的主题。

更重要的是,秦观的词一扫七夕诗文悲伤的离恨之情,只有热情的赞颂和豁达的爱情观。

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”振聋发聩,秦观热情的赞颂牛郎织女的爱情超过了世间千千万万的爱情。

他说:一对久别的情侣金风玉露之夜,碧落银河之畔相会了,这美好的一刻,就抵得上人间千遍万遍的相会。

牛郎织女相会,如梦似幻,等到鹊桥相别,依依不舍,此时定是悲伤的,可秦观又一改悲伤的情调,吟出一句千古名句: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

这两句揭示了秦观与其他人截然不同的爱情观:如果两个人感情恒久不变,又何必要朝朝暮暮的在一起呢?

这一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写七夕的诗作,在秦观这里,一改离愁别恨,转为对爱情的旷达。

是啊,爱情要经得起长久分离的考验,只要能彼此真诚相爱,即使终年天各一方,也比朝夕相伴的庸俗情趣可贵得多。

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”成为秦观传颂最广的千古名句,无数异地相恋的情侣们,无不吟唱这一句,互相安慰。

明人沈际飞《草堂诗余四集·正集》:(世人咏)七夕,往往以双星会少离多为恨,而此词独谓情长不在朝暮,化臭腐为神奇!

将牛郎织女故事的基调,从悲情转为了旷达,立意高远,语言优美,于是秦观的《鹊桥仙》成为七夕词之最。

从此,人们说起七夕,不再只是泪水涟涟的别愁,更有旷达的宽慰,这种宽慰让无数有情人在爱情别离时,依然心怀对爱情的希望。

更多经典美文推荐:
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岂在朝朝暮暮全诗 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全诗 | 吾爱美文网
分类:美文欣赏 标签: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