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一课原文赏析 郑振铎最后一课原文赏析

2021/1/27 04:14:53 阅读 19 次 评论 0 条

【白话名篇改写】都德《最后一课》(文言版)

辛未夏(1871),帝国军败,普鲁士强盟成,割阿尔萨斯、洛林二郡。阿尔萨斯,余所居也。时入塾馆,于镇先生家。先生曰韩麦尔,正直,严厉,然又慈和如父。是日,天朗气清,画眉翔飞,宛转林树。余如往常迟,过锯木厂,见外兵持枪练,过镇公所,则有人群围观告示。此固乡里知情处也,比年征战,或胜或败,或征或集,皆于此告。余素不在意,亦不前觑,大人事也,于小子何干,然亦遐思今何所事。

既至馆,殊不如常,喧闹声无,静若周日。然自窗视,同学皆肃在座,先生来回踱,铁戒尺挟右胁下。余惧甚,轻蹑足,方越槛,不图先生低语曰:“小弗朗士,速坐,课且始。”先生礼装,头戴黑丝帽、结领,乃督学至或典庆颁奖时服也。然后座满,非平时空,有乡老曰郝叟者,亦有前镇长,而郝叟则捧破课本,摊膝,置眼镜于其上。皆肃色正身。

先生坐椅,曰:“此最后一课矣。彼柏林令下,二郡庠序,悉停国语教,新师翌日莅。”诚告之示也。

呜呼,若余犹不能作文,不图将止。曩者旷课寻鸟窝,至河溜冰,奚有悔焉。兹语法历史诸课本,不觉厌矣,更若友朋矣,怎舍离。而先生将去,纵尝责以戒尺,恶可怪?呜呼,彼老叟之来也,或悔如我,或谢其师。先生授学四十载,远迩桃李成林,其别何亟?

顷之,先生课诵,点至余则不能。先生曰:“吾不责汝。然学固须时勤,甯可推明日,明日岂多焉?洵邑人不幸之最也。如是,彼侵者则有辞矣。尔自谓法人,何不能说其言,写其文。此固非汝一人之错矣,若父若师者,亦有之。当课学之时,汝工纱厂,遵父母命也,吾之花干,汝辈灌之,吾欲钓,放假逸之,为师之命也。然则法语,语言之尽美者也。明而确,精且当。即国亡,亦乃启囹圄之钥。苟勿忘。”

先生言毕,即上语法课,于余固不若前之不懂矣。既而习字,皆法兰西、阿尔萨斯贴,悬桌旁如国旗。咸无语,惟笔声沙沙。彼金甲之虫进而不扰,彼屋顶之鸽咕而有鸣。夫其语自在,量不被强习夷语焉。

是时先生静坐,惟眼环四周,意欲装其所有。若室内学生、桌椅,若院中胡桃、紫藤。呜呼,皆其四十载悉心耕耘者也。而楼上走动声,则其妹收拾行李也,端永诀!

习字毕,乃历史,复授初级班拼音。郝叟戴眼镜拼之,声擅抖而怪。

及教堂钟响十有二下,随之祈钟响,兵之收操号复自窗摧。先生起,色惨,言数语即哽,遂转身,竭力书大字于黑板,曰:“法兰西万岁。”

先生无语,惟枕墙,手指示。意即散馆。

呜呼,割地求和,向为邦耻。是破是别,花泪无有,鸟惊不在,惟先生之哽耳。

更多经典美文推荐:
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最后一课原文赏析 郑振铎最后一课原文赏析 | 吾爱美文网
分类:美文欣赏 标签: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