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间沙路净无泥全诗 山下兰芽短浸溪,松间沙路净无泥全诗

2022/2/19 04:55:09 阅读 16 次 评论 0 条

最经典的《浣溪沙》: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。

《浣溪沙·一曲新词酒一杯》

宋·晏殊

一曲新词酒一杯,去年天气旧亭台。

夕阳西下几时回?

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。

小园香径独徘徊。

这是晏殊词中最为脍炙人口的篇章。全词抒发了悼惜残春之情,表达了时光易逝,难以追挽的伤感。

词之上片绾合今昔,叠印时空,重在思昔;下片则巧借眼前景物,重在伤今。全词语言圆转流利,通俗晓畅,清丽自然,意蕴深沉,启人神智,耐人寻味。

词中对宇宙人生的深思,给人以哲理性的启迪和美的艺术享受。其中“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”两句历来为人称道。

最孤寂的《浣溪沙》:片帆烟际闪孤光。

《浣溪沙·蓼岸风多橘柚香》

五代·孙光宪

蓼岸风多橘柚香。江边一望楚天长。

片帆烟际闪孤光。

目送征鸿飞杳杳,思随流水去茫茫。

兰红波碧忆潇湘。

此词写送别之情,词意含蓄。

上片写景。首句以乐景橘袖飘香反衬惜别之情。后两句写人去后,主人公“江边一望”之景。其中,江天空寂与片帆孤光相映,写出离情之凄苦。

下片抒情。前两句写目送心随以表现依依离情,对仗工稳,构思新巧,意境优美,感情深挚,成为传诵的名句。末句从主人公的心理写他遥祝对方,希望日后他能记住这潇湘的美景。

整首词句句写景,又句句含情,充满诗情画意,堪称佳作。

最悠闲的《浣溪沙》:自在飞花轻似梦,无边丝雨细如愁。

《浣溪沙·漠漠轻寒上小楼》

宋·秦观

漠漠轻寒上小楼,晓阴无赖似穷秋。

淡烟流水画屏幽。

自在飞花轻似梦,无边丝雨细如愁。

宝帘闲挂小银钩。

此词抒写的是淡淡的春愁。

它以轻淡的色笔、白描的手法,十分熨贴地写出了环境氛围,即把那一腔淡淡的哀怨变为具体可感的艺术形象渗透出来,表情深婉、幽缈。

这首词没有一处用重笔,没有痛苦的呐喊,没有深情的倾诉,没有放纵自我的豪兴,没有沉湎往事的不堪,只有对自然界“漠漠轻寒”的细微感受,对“晓阴无赖”的敏锐体察,对“淡烟流水”之画屏的无限感触。

最乐观的《浣溪沙》:谁道人生无再少?门前流水尚能西!

《浣溪沙·游蕲水清泉寺》

北宋·苏轼

游蕲水清泉寺,寺临兰溪,溪水西流。

山下兰芽短浸溪,松间沙路净无泥,

萧萧暮雨子规啼。

谁道人生无再少?门前流水尚能西!

休将白发唱黄鸡。

此词描写雨中的南方初春,表达作者虽处困境而老当益壮、自强不息的精神,洋溢着一种向上的人生态度。

上阕写暮春三月兰溪幽雅的风光和环境,景色自然明丽,雅淡清美;下阕抒发使人感奋的议论,即景取喻,表达有关人生感悟,启人心智。全词即景抒慨,写景纯用白描,细致淡雅;抒慨昂扬振拔,富有哲理。

陈廷焯《白雨斋词话》谓:“愈悲郁,愈豪放,愈忠厚,令我神往。”

最豁达的《浣溪沙》:不如怜取眼前人。

《浣溪沙·一向年光有限身》

宋·晏殊

一向年光有限身,等闲离别易销魂,

酒筵歌席莫辞频。

满目山河空念远,落花风雨更伤春,

不如怜取眼前人。

这是晏殊的代表词作之一,表达了词人感叹人生有限,不要沉陷于离情别绪,应及时行乐的豁达思想,蕴涵丰富的哲理。

上片说光阴荏苒,人生苦短,偏偏又聚少离多。下片承上离别意,体现了词人把握当前、享有生活,超脱愁苦的生活态度。

与其徒劳地思念远方亲友,因风雨摇落的花朵而伤怀,不如实际一些,珍惜眼前朋友的情谊。不要让痛苦的思绪折磨自己,也不要沉溺于歌酒升平中乐而忘返,这是词人对待生活的一向态度。

最岁月静好的《浣溪沙》:卖瓜声过竹边村。

《浣溪沙·常山道中即事》

宋·辛弃疾

北陇田高踏水频。西溪禾早已尝新。

隔墙沽酒煮纤鳞。

忽有微凉何处雨,更无留影霎时云。

卖瓜声过竹边村。

这首词是作者由铅山至绍兴赴任途中,经过常山农村时创作的,写途中所见的农村风光。

上片通过选取江南农村独具特色的劳动和生活场景,描写了乡村生活的安恬美好,表达了洋溢在作者心头的喜悦;下片通过夏天风雨不定独特天气的描写,表现了作者宠辱不惊的淡定心态。

全词通篇清新淳朴,生活气息浓厚,宛如一幅生机盎然的初夏农村风光图。

最欢乐的《浣溪沙》:白发戴花君莫笑,六幺催拍盏频传。

《浣溪沙·堤上游人逐画船》

宋·欧阳修

堤上游人逐画船,拍堤春水四垂天。

绿杨楼外出秋千。

白发戴花君莫笑,六幺催拍盏频传。

人生何处似尊前!

此词以清丽质朴的语言,描写作者春日载舟颍州西湖上的所见所感。

堤上,游人如织,笑语喧阗;湖上,画船轻漾,春水连天。好一幅踏青赏春的图画!

那绿杨丛中荡起的秋千架儿、那随着秋千飞舞而生的盈盈笑声,是青春少女的欢畅、才是春天气息荡漾的所在;唯因它曾经深锢墙内,故如今鼓荡而出,便分外使人感染至深。

人生万事,何似对酒当歌?

最痴情的《浣溪沙》:落絮无声春堕泪,行云有影月含羞

《浣溪沙·门隔花深梦旧游》

宋·吴文英

门隔花深梦旧游。夕阳无语燕归愁。

玉纤香动小帘钩。

落絮无声春堕泪,行云有影月含羞。

东风临夜冷于秋。

这首怀人感梦的词,借梦写情,更见情痴,写得不落俗套。

词的上片写梦游旧地而没有与情人相见,下片用兴、比并用的艺术手法,深入刻画梦醒之后离别的痛苦。

悠悠的柳絮无声坠落,那是老天爷为人世间的生离死别滴下的行行热泪。月光被浮云轻轻地遮掩住,那是因为含羞而挡住了泪眼,料峭的春风吹拂脸面,凄凉冷清的势头简直就像秋天一样。

最感伤的《浣溪沙》: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《浣溪沙·谁念西风独自凉》

清·纳兰性德

谁念西风独自凉,萧萧黄叶闭疏窗,

沉思往事立残阳。

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,

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这是一首悼亡词,是纳兰性德怀念妻子卢氏所作。

上阕以黄叶、疏窗、残阳之秋景的勾画,描绘丧妻后的孤单凄凉;下阕写沉思中所忆起的寻常往事,借用夫妻和美的生活为喻,描绘与亡妻往日的美满恩爱,更道出了今日的酸苦。全词生动的表达了词人对亡妻的哀思之情。

“当时只道是寻常”这七个字更是字字皆血泪。卢氏生前,词人沉浸在人生最大的幸福之中,但他却毫不觉察,只道理应如此,平平常常。言外之意,蕴含了词人追悔之情。

最清明的《浣溪沙》:人间有味是清欢。

《浣溪沙·细雨斜风作晓寒》

宋·苏轼

元丰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,从泗州刘倩叔游南山

细雨斜风作晓寒,淡烟疏柳媚晴滩。

入淮清洛渐漫漫。

雪沫乳花浮午盏,蓼茸蒿笋试春盘。

人间有味是清欢。

这是一首纪游词此词。上片写早春游山时的沿途景观,下片写作者与同游者以清茶野餐的风味。

雨细,风斜,寒小,烟淡,柳疏,欢清,正体现婉约词文小、质轻、境隐的特点,可知被作为豪放代表的东坡词原有多样的面目。

全词充满春天的气息,洋溢着生命的活力,在色彩清丽而境界开阔的生动画面中,寄寓着作者清旷、闲雅的审美趣味和生活态度,给人以美的享受和无尽的遐思。

更多经典美文推荐:
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松间沙路净无泥全诗 山下兰芽短浸溪,松间沙路净无泥全诗 | 吾爱美文网
分类:美文欣赏 标签: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