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初恋念念不忘的句子 对初恋念念不忘的句子发朋友圈

2021/12/28 14:54:46 阅读 14 次 评论 0 条

有人说,初恋单纯而美好,那种唯美的爱情,往往最令人刻骨铭心。时间是一剂良药,曾经的心灵创伤,都能被时光愈合,即使昔日许下海誓山盟的初恋,也随着时光流逝慢慢忘却,最终连他的模样也越来越模糊。虽说“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”,但这种观点太片面,古往今来,不乏痴情的男子,比如说白居易。

古人讲究成家立业,先有稳定的家庭,而后才全身心投入到事业当中,所以古人结婚都相对较早。白居易才华横溢,三十岁之前就进士及第,且家境不错,但他直到三十七岁才成家,即使放到现在,也绝对是晚婚大龄青年,准确来说应该是中年,更别提古代了。

另外,白居易之所以结婚,并非心甘情愿,也不是觉得自己年纪不小了,应该找个人成家,而是母亲以死相逼,他才无奈迈入婚姻殿堂。莫非他是独身主义,不想被婚姻束缚?原来,白居易心里住着一个女子,只想跟她长相厮守,容不下别的女人,那就是他的初恋湘灵。

白居易九岁那年,举家迁到宿州符离,不仅在这里度过童年时光,还遇到了平生最爱的女子湘灵。她比白居易小四岁,由于两家是邻居,自然经常在一起玩耍,朝夕相处的玩伴,后来成为青梅竹马。几年后,白居易长成儒雅小伙,湘灵也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,两人暗生情愫,对彼此产生爱慕之意。

情窦初开的年龄,感受到对方的爱意,于是二人谈起恋爱。俗话说,情人眼里出西施,在白居易看来,湘灵比天上的仙女还要美,嫦娥在她面前都黯然失色,他专门写诗描绘初恋的美丽:“娉婷十五胜天仙,白日嫦娥旱地莲。”人世间最无奈的事情,莫过于爱而不得,白居易多次提出迎娶湘灵,但母亲都未同意。

古代门当户对很重要,白居易家境殷实,父亲还是个官员,而湘灵只是普通人家的姑娘。白居易的母亲认为,虽然湘灵知书达理,长得也非常漂亮,但她配不上白居易。就这样,在母亲的干涉下,白居易娶湘灵的想法破灭。贞元十四年,二十七岁的白居易,为了前程和家族使命,前往江南投奔叔叔。

临走前,他偷偷把湘灵约出来,眼泪婆娑地对她说:“灵儿,我此生只爱你,以后无论发生何事,对你的爱永远不变,不愿意等我吗?”湘灵早已浸湿眼眶,回应道:“我愿意用一生的时间等候,非你不嫁,你尽管去闯荡,不论多久我都等,你若不离不弃,我必生死相依。”

二年后,白居易考中进士,带着愉悦的心情回到符离,恳请母亲答应他与湘灵的婚事。然而,依旧被拒绝,这时他二十九岁,湘灵二十四岁,她履行了当年“非你不嫁”的誓言,但白居易因太孝顺,不敢与母亲翻脸,娶湘灵的愿望再次落空,含泪写道:“忧极心劳血气衰,年未三十生自发。”

又过了八年,母亲以死相逼,让儿子赶紧成婚,白居易败给了现实,最终匆匆与同事的妹妹结婚。元和六年,白居易四十岁,在一个大雨之夜,因想念湘灵而夜不能寐,坐在窗前发呆,有感而发写下一首诗,开篇两句催人泪下。《夜雨》:“我有所念人, 隔在远远乡。我有所感事, 结在深深肠。乡远去不得, 无日不瞻望。肠深解不得, 无夕不思量。况此残灯夜,独宿在空堂。秋天殊未晓,风雨正苍苍。不学头陀法,前心安可忘。”

诗的意思为:“我深深爱着的灵儿,她在遥远的地方。她一直等着我,而我却辜负了她,让她伤心难过,我对此非常自责。我还想见到她,但距离太远,我仰望天空,以此表达我对灵儿的思念。痛苦与自责终日相伴,无时无刻不回忆跟她在一起的快乐时光。对着孤灯残夜,思念之情犹如泉涌。秋天还没有到来,却已经风雨不断。我学不会佛法,做不到四大皆空,怎能忘记以前与灵儿在一起的岁月。”

同情白居易的同时,更心疼善良美丽的湘灵,她默默等待白居易,没有丝毫怨言,幻想穿上婚纱,与他拜堂成亲,生儿育女相濡以沫。有些爱,值得用一生守候,哪怕没有结果,哪怕对方另娶他人,在湘灵心里,早已把白居易当成知己的丈夫,守护着最纯粹的初恋,所以她终生未嫁。她后悔过吗?恨过白居易吗?只有她自己清楚。

后来,白居易被贬为江州司马,赴任途中,遇到了四处漂泊的湘灵和她父亲。时隔多年,曾经相爱的人再次相遇,并且得罪湘灵为了他,竟然没有成家。可想而知,白居易心中肯定五味杂陈,紧紧抱住湘灵痛哭流涕,并以《逢旧》为题作诗:“久别偶相逢,俱疑是梦中。即今欢乐事,放盏又成空。”

既然两人仍然爱着彼此,且上天安排他们再次相遇,为何白居易这时候不把湘灵娶回家?毕竟古代可以三妻四妾。史书没有给出解释,但笔者推测,应该是湘灵不同意。虽然她还爱着白居易,但已经没有嫁给他的冲动,宁愿把那份唯美的爱埋在心底,当成最美好的回忆。

衷心希望,有情人终成眷属,爱情不要被现实打败,白居易与湘灵的爱情悲剧,最好别再发生。